Ant Design 被删代码已恢复
2 月 15 日,由国内蚂蚁金服体验技术团队开发、帮助过数万前端设计师的Ant Design 遭遇突发性“删库”事件,导致 GitHub 上的源码仓库被删除,官方网站短时间内也无法访问。近日,经过短暂的调查与沟通后,该项目已被恢复。遗憾的是,项目的 Star 数被清零。Ant Design 是一套 2015 年推出的企业级 UI 设计语言和 React 组件库,在开源社区与前端圈中拥有广泛的用户群体,彼时删库事件发生后,引发网友热议:年终奖没给够?从删库到跑路这种大项目应该都有容灾备份的,不像我写的 Bug,不值得被备份
2020-07-02 14:30:20
魔性“合成大西瓜”背后,我用 350 行代码解开了碰撞之谜!
年前我看到合成大西瓜小游戏火了,想到之前从来没有研究过游戏方面的开发,这次就想趁着这个机会看看 JavaScript 游戏开发,从原生角度上如何实现游戏里的物理特性,例如运动、碰撞。虽然之前研究过物理相关的动画库,但是我打算试试不用框架编写一个简单的 JavaScript 物理引擎,实现小球的碰撞效果。为什么不用现成的游戏库呢?因为我觉得在了解底层的实现原理之后,才能更有效的理解框架上的概念和使用方法,在解决 Bug 的时候能够更有效率,同时对自己的编码技能也是一种提升。在对 JavaScript 物理引擎的研究过程中,发现写代码是次要的,最主要的是理解相关的物理、数学公式和概念,虽然我是理科生,但是数学和物理从来不是我的强项,我不是把知识还给老师了,而是压根就没掌握过 ^o^。因此在本文开始前,我花了小半个月的时间在学习物理知识上,现在仍然对某些概念和推导过程没有太大的自信,不过最后还算是做出了一个简单的、比较满意的结果(不知道过程对不对,反正结果对了= =),见下图。
2020-07-02 14:30:20
破圈!不止于浏览器,WebAssembly 2020 大事记
WebAssembly(WASM)最初由 W3C 的Mozilla、谷歌、微软、苹果等公司合作研发,是浏览器内应用程序的高性能执行引擎。目前已经在主流浏览器中如 Chrome、Firefox、Edge、Safari 中得到了广泛的支持。但是随着 WASM 在开发者社区中越来越流行,WASM 也正在成为服务端以及云计算平台上的新锐。2019 年 12 月,Bytecode Alliance 字节码联盟宣布正式成立。这个联盟成立的主要目标就是通过协作实施标准和提出新标准,以完善 WebAssembly 在浏览器之外的生态。服务端的 WebAssembly 正式被人所熟知。回到 2020 年,WebAssembly 的 2020 年是以年初在 Google 总部举办的 WebAssembly summit 开始的,这是 WASM 社区第一次大型线下会议。对 WebAssembly 感兴趣的开发者从世界各地出发,汇聚 Mountain View。虽然这次会议只有一天,但是涵盖了众多议题包括 Wasm 在浏览器与服务端的发展。这也是疫情前最后的国际技术大会之一。要把 WebAssembly 用于服务端,我们必须将它与浏览器之外的计算环境进行适配。语言、库与工具链是关键。
2020-07-02 14:30:20
五年内国外技术预测
首先是对白搜索视频技术。由于我们已经在这一领域研究了四十多年时间,所以这项技术极有可能实现。未来五年内,即使我们喜欢的电影台词不在视频标题和描述中出现,依靠信号的处理和译码技术以及语音识别技术,我们也能通过这些台词在视频网站中搜索到相应的电影片段。第二是无处不在的Amazon Now。Amazon Now类似于京东超市、天猫超市等服务。亚马逊在美国各大城市设有线下仓库,通过APP下单即有人送货上门。未来五年内,即使是在美国的二三线城市,也能在下订单四个小时内穿到各大品牌的衣服,收到你在APP上购买的商品。但运输工作仍然由快递人员完成,无人机尚无法普及。第三是无收银员式购物。到时,商店内只需安装几台摄像头,二维码扫描器和支持Apple Pay或ogle Pay的POS机,而店员可以缩减为一名。当然,你也可以设置几台可以刷卡的自动贩卖机,但未来它可能就没那么时尚了。第四是电话时代开始终结。如今,旧式电话系统已经走向了没落,越来越多的通信公司都不再提供电话服务。特别是在年轻消费者的聚集地,几乎见不到座机电话线的踪影。就在前几天,我之前的人寿保险公司用传真给我发了一个文件,由于没有传真座机,我只能通过上网寻找在线服务来接收。第五是移动支付的普及。虽然苹果支付、安卓支付和三星支付的竞争阻碍了移动支付的发展,但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就能用手机支付各种费用了(这在中国已经相当普遍)。尽管手机支付也有它一定的缺陷,但和信用卡相比还是比较安全的。我们目前需要攻克的就是尽快制定出相关法律保护好消费者的钱包。
2020-07-02 14:30:20
ARM:要把芯片植入人脑中
大脑植入设备是当前的一个热门话题。今年早些时候,一名完全瘫痪的男性患者,利用先进的大脑植入设备,数年来首次挥动自己的手臂。投资者对硅谷创业公司投入巨额资金,开发先进的大脑植入设备。埃隆·马斯克(Elon Musk)和马克·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等科技产业的一线明星,也为大脑植入设备站台,承诺未来大脑植入设备将能提高人的智商,使人具备心灵感应术。《麻省理工科技评论》甚至把利用大脑植入设备治疗瘫痪,列为2017年的10大突破性技术之一。ARM的目标则没有这么宏大——至少目前来看如此。ARM宣布将与华盛顿大学感觉运动神经工程中心合作,帮助后者开发能植入人类头骨中的芯片。ARM的目标是,帮助因中风、脊髓损伤而瘫痪的患者重新动起来。为此,它们将联合开发硬件技术,对“在大脑中形成的复杂信号进行解码、数字化,然后对它们进行处理、执行,最终控制人体肌肉功能”。ARM和华盛顿大学感觉运动神经工程中心还希望,随着时间推移,他们能实现上述过程的逆过程,使设备能处理数据,直接向大脑提供反馈信号。在植入头部的芯片中完成所有上述功能,带来一些特有的挑战——因为当前的大脑植入设备把这些任务交由外部计算机完成,约束条件没有如此苛刻。ARM医疗卫生技术总监彼得·弗格森(Peter Ferguson)向BBC(英国广播公司)表示,“挑战在于能耗和产生的热量”,这要求“尺寸超级小、能耗超级低的硬件”。 ARM在大脑植入设备领域有自己的优势。芯片的能源使用效率,巩固了ARM在移动设备芯片设计领域的绝对霸主地位。在智能手机中,高能源使用效率意味着更长的电池续航时间;在大脑中,高能源使用效率意味着发热量不大。 像其他项目已经表明的那样,大脑信号的处理只是需要解决的一个计算方面的挑战。记录神经活动要求大量计算能力。事实上,它是雄心勃勃的BRAIN项目的一个焦点。BRAIN是由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2013年提出的一个项目,致力于开发能高效地与神经交流的技术。 目前尚不清楚ARM能在既定目标之外走多远,或它是否有意向马斯克和扎克伯格的高科技乌托邦愿景看齐。但无论如何,ARM都为自己确立了一个颇高的目标。ARM似乎很清楚实现其目标的难度:它计划在未来10年内与华盛顿大学感觉运动神经工程中心合作。目前尚不清楚ARM能在既定目标之外走多远,或它是否有意向马斯克和扎克伯格的高科技乌托邦愿景看齐。但无论如何,ARM都为自己确立了一个颇高的目标。ARM似乎很清楚实现其目标的难度:它计划在未来10年内与华盛顿大学感觉运动神经工程中心合作。
2020-07-02 14:30:20